凿岩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凿岩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国庆舌战大摩女利益博弈失衡或为积怨根源

发布时间:2020-02-10 23:08:02 阅读: 来源:凿岩机厂家

临近春节,微博又曝出猛料。上周末,去年12月在美股上市的当当网CEO李国庆与被指“大摩女”的投行人士在微博上大爆粗口,双方就当当网上市股价被投行刻意打压等焦点问题展开激战。截至昨晚,“李国庆舌战大摩女”名列新浪微博话题榜前茅。

一个是上市公司CEO,另一位被指为知名投行人士。双方不顾颜面的粗口立刻引来了各界质疑:当当网在上市过程中有没有被低估?“大摩女”所指的财务造假是否确有其事?

昨日(1月17日),当当网和摩根士丹利先后就此发表声明。李国庆称已就创作中的“脏话”给董事会写了检查;而在多名员工被指为“大摩女”后,摩根士丹利方面发表声明予以否认。

李国庆夫人、当当网董事长俞渝昨晚已经奔赴上海。有消息称,俞渝此行将同中国区总部正好位于上海的大摩沟通此事,但该消息被当当网否认,称俞渝此行与事件无关。

1

事件经过

CEO“怨曲”怒骂投行

事件的起因是李国庆对投行定价的质疑。1月15日上午11时,当当网CEO李国庆忽然在微博上感慨“什么是成功的上市”,他总结了两条标准:一是市盈率,二是上市后1个月跌涨幅度在30%以内。

以这两条标准考量,当当网的上市表现不仅契合还略有超标——上市当日市盈率超过100倍,现价33美元左右的股价较上市时涨幅超过50%。

但李国庆对此却很不满意,他愤愤然称,当当网在上市前被投行刻意打压股价,蒙受约9亿元损失,而对方另有所图。“投行是什么玩意儿呢?他们从要上市的公司获得手续费;可他们公司还有其他部门的管理基金,获得理财收益。”

李国庆所指称的投行正是助其完成承销等上市事务的摩根士丹利,俗称大摩。在紧接其后的一连数条微博中,李国庆不断斥责大摩等“低能或品行低”,并自称自己的行为是为匡扶正义,让创业者看清资本的真面目,“我曝光我们的失误等于在自骂,以此警示后人。”

李国庆甚至曝料称大摩为承揽当当网的上市业务,事前鼓吹公司可达到10亿元~60亿元的估值,后又借口韩朝开火,在招股说明时调整为7亿元~8亿元,以至按16美元正式发行价计算,当当网首次公开融资损失超过9亿元。李国庆将这段夹杂京骂的“怨曲”改编为微博发出,并自嘲是“虚构的摇滚歌词创作”,短短数小时被转发超过6000次,并引发2000多条评论。

不过,李国庆的言论却引发了微博上投行人士的反感,其自编“摇滚怨曲”更是招来了一干疑似摩根士丹利员工的猛烈反击。

在微博上最先开始谩骂回应的Sukki_Zhao、露西娅天气、1094AF等ID引起了网友注意,并被人“扒”出之间的联系及过去与大摩的相关言论,但未经实名认证。

在李国庆与这些他所称的“投行傻妞”纠缠的当口,又一名被网友形容为“挺着重型机关枪杀出”的疑似大摩员工使得这场骂战达到高潮。这名ID为“迷失的唯怡”的人士以大摩人士的口吻,毫不客气地从专业水平到夫妻关系攻击李国庆,把李“气得手都哆嗦”;而其所曝出的数条当当网上市前与投行间的“内幕”,竟在李国庆处得到了一一辩解回应,这让网友更确信“迷失的唯怡”摩根士丹利内部员工的身份,并赠其绰号“大摩女”。

“大摩女”以知情人士身份指当当网盈利和现金流存在问题,并提醒李国庆“小心做假账会被整到四肢不全”。“大摩女”甚至与数名“同事”在微博上暗示,将在二级市场设阻,打压抛售当当网股票。

不过由于本周一(1月17日)为美国的“马丁·路德·金”纪念日,美国所有股市休市一天,因此这一“设阻当当”的狠话未能得到印证。

2

最新进展

当当大摩双方紧急灭火

“迷失的唯怡”在参与事件后人气飙升,其微博粉丝从之前的数百人到昨晚已经增加至超过万人,但与此同时,包括她在内的3名“大摩女”都惨遭人肉。网友人肉出来的“大摩女”分别是赵洁(Sukki_Zhao)、赵唯怡(迷失的唯怡)、江一萍(露西娅天气),据称,3人均为摩根士丹利的员工。

不过,大摩对以上说法均表示否认。1月17日,公司发表紧急声明称,“根据初步调查结果,我们相信此微博作者不是摩根士丹利的员工。”摩根士丹利还声称,此种攻击性的言论有违行业道德标准,并谴责这种危害公司企业品牌与声誉的行为。

与此同时,当当网也急于灭火。昨天午间,当当网官方发布声明,称李国庆在微博中的摇滚歌词属虚构创作,为个人文学爱好;歌词中出现“京骂”是错误的,但歌词并未针对某企业或某个人进行攻击。

当当网官方声明认为,歌词确有影射某个行业中存在的不良现象,属于仁者见仁,并同时强调李国庆针对微博中2~3人的污言秽语并未使用“脏”字回骂。

当当网还进一步解释称,李国庆所创造的歌词,初衷是自揭伤疤从而对后来的创业者及即将赴美的上市公司进行警示;当当网还表示,微博的言论公开,欢迎大家评论,但不要使用不良语言。当当网赞成企业家在微博上畅所欲言,但需注意净化空间。

昨天下午,李国庆在其微博上称,“我正在就创作中的脏话给董事会写检查。另外,我对在我微博中评论里有脏话的也都请秘书删除。关于投行的改革,我也不准备接受媒体采访。”

昨天下午,《每日经济新闻》一直尝试联系李国庆,但其手机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不过昨晚,李国庆又在最新微博发布公开检讨书,但同时仍不忘提出要求:“第一,有关公司彻查骂我者并采取措施;第二,作为客户,我对上市价格不满,请当事有关公司向我道歉。”

可能是对“大摩女”在言论中质疑当当网的财务状况进行反驳,并试图增强投资者信心,昨日下午5时许,当当网对外发出通稿,列举了几个投资人看好当当的观点,并以近日长线基金增持当当作为例证。这些内容包括当当IPO融资额成为中国乃至整个亚太区2010年高科技公司融资额度最大的公司,并创下中国公司海外IPO市盈率新高;当当网以高达87%的首日涨幅位列去年全美上市新股第三名;同时,当当路演阶段获得了超过30倍的认购倍数;此外,3家基金大幅增持公司股票,持股比例加起来达到了全部发行量的47.6%等。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还获悉,昨天俞渝已赴上海。有业内人士猜测称,俞渝此行或是为了赴大摩中国总部进行沟通。对此,接近当当网的人士否认了这一消息,据其称俞渝赴沪主要为了录制一期电视节目,并将于今天上午与上海媒体沟通。不过,10天前俞渝在上海刚刚录过一次电视节目,也曾接受过多家上海媒体采访。

3

深度透视

李国庆对投行早有不满

李国庆和“大摩女”的骂战其实并不算太意外,实际上自上市以来,李国庆在其微博上就已经对基金和投行连续发难了近两个月。

往前追溯得再久些,李国庆、俞渝夫妇多年以来对于投资机构的信任一直有所保留,IPO前后李国庆、俞渝夫妇持股比例都较高。

半个月前,李国庆曾在微博上明确指责投资基金在投了当当之后,同时还投了同行业的多家B2C企业。尽管没有指名道姓,但这一指责无疑是冲着老虎基金去的。1月7日,俞渝在上海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也表示了对于老虎基金这一做法的强烈不满,“在美国这样的事是无法想象的”,并称确实曾因投资机构知晓公司机密信息而产生过不利影响。

上周末,李国庆将矛头再度对准大摩,指责大摩压低发行价,并激发了“大摩女”的反击。

一位接近当当但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这原本是当当和大摩之间的一次利益博弈,但由于“大摩女”的出现并连爆“猛料”,使得事件超出了双方能预知的底线。这才是事件中的意外之处。

上述知情人士称,俞渝在美国资本市场有着深厚的资源、人脉,所以能使得大摩以较低的佣金承销,也使得大摩执行这一交易的团队收入不多,而这一点“大摩女”删除前的微博言论中也有提及。

投行承销公司IPO业务有两项主要收入来源:一是承销佣金,二是二级市场所得。这就可以理解,大摩方面或存在着压低当当的发行价,进而在二级市场获得更多收益进行弥补的可能。当然,投行的定价还跟是否确定有强有力的机构认购、资本市场对公司发展预期等诸多因素有关。

针对二级市场状况,“大摩女”曾给李国庆回复称,“没有我们的二级市场的运作,你的股价会那么坚挺?”

前述知情人士分析称,李国庆在微博上持续发泄对投行的不满,除了直接抒发情绪之外,很大程度上也是在向投行施压,意在令大摩在二级市场保持对当当的支持。

不过,“大摩女”言语中攻击当当存在财务造假,同时还称当当网的现金流为负值,并拖欠水电费。对此,李国庆回应称,“我领导的当当现金流2003年以来就是正的,从没躲债。”

但是,这些问题超出了当当和大摩正常情况下交流的底限。如果“大摩女”所言是真,就说明大摩在明知当当造假的情况下,仍然对其进行了承销,那么麻烦的不仅仅是当当,大摩也已违反了美国法律。

天使投资人唐滔认为,“大摩女”的网上评论也是自讨苦吃,如果当当被诉讼财务造假,大摩也会连带被告。他举例称,11年前曾有美林分析师用脏话骂过他所报告的公司,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后来介入这一事件,分析师赔了400万美元。

此外,“大摩女”曾在微博组织相关人士沽空当当。而且自上周六(1月15日)起,在imeigu论坛上就开始有人组织本周二对当当集体沽空。业内人士就此认为,投行工作人员公开对上市公司股价进行威胁是违法的。

从这一点看,相比当当,大摩或许更为被动。而现在骂战事件本身是非已不重要,双方如何收场更值得关注。有观点认为,当当目前在“紧急灭火”之外,需要做的是与大摩沟通,要求其在二级市场上挺当当,同时也对大摩许诺在今年将推新的业务增长模式。由此预计,当当近日可能将会对外透露其新业务增长点的情况。

4

围观者说

中国企业需要自己的投行

李国庆和“大摩女”的骂战也引来了诸多投资界、企业界以及媒体业人士的“围观”。

信中利国际控股公司董事长汪潮涌在其微博中表示,“整个过程不太应该有谁压谁的问题,价格不满意可以不发,市场不好也可以不发。”

SOHO中国共同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欣则表示:上市只是一个开始,要走的路还很长,和投行的合作会越来越多,也许IPO发行的价格不理想,但股价是不断变动的,它会激励好的企业,惩罚坏的公司。“微软当年上市时才融资6500万美元,规模很小。IPO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充满未来的希望。”

《创业家》杂志主编牛文文在微博中称,最近拜访多家新IPO公司的创始人,其实大家对美式投行都有一大堆意见,只不过当当网用极端方式公开表达了。牛文文表示,“既然IPO是你的梦想,投行又是IPO必经之桥,那与其事后抱怨不如事先筹划,早些认清投行本质,早些辨识投行人士成色,早些选择心目中的IPO伙伴。”

华兴资本创始人兼CEO包凡则认为,中国创业企业需要自己的投行,而且是世界级的投行,这样才不会受人欺负。“欧洲撑起了罗斯柴尔德,犹太人撑起了高盛,央企撑起了中金,中国的创业者们,谁是你们在华尔街的代言人?”

联想投资董事总经理李家庆则表示,中国要有世界级的本土二级市场和世界级的本土私募股权投资人,“两头在外的游戏支持不出世界级的本土企业。”

宠物资讯网

盗墓笔记秦岭神树小说

吉泽明步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