凿岩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凿岩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泉州晚报倔兰-【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6:51:07 阅读: 来源:凿岩机厂家

泉州晚报:倔兰

该怎么说呢,这株不听话的兰?

还是从去年说起吧。整个夏天我为兰狂,满满一阳台都是。寻兰、养兰、赏兰,洒水、剪叶、淋香,恨不得把日日夜夜都给了它。那感觉——就像儿时常做的一个梦,梦里是无尽的黑,我却一直下坠、一直下坠……对,是失重,我丢了魂了。

再说说这株兰。去年7月15号吧,正是周日,我到双芹寻兰。对我来说,双芹是个谜一般的存在。它民风淳朴,草木茂盛,空气清新,风景秀美。它就像是我的另一个故乡,让我每隔一段时期就要回去看看。甚至村里人也把我当成了亲戚,碰到熟人前去,会给我捎些东西来:一袋嫩嫩的香菜心,两株经霜的土芥菜,一截沾着新泥的毛竹笋……

可是那天寻兰,几无收获。我当然不开心。便扔了先生和儿子,一个人远远地隔溪坐着生闷气。突然下起雨来。先生给我送雨衣,我便涉溪来接,因为苔滑小小地摔了一跤,双手按在溪畔一段干枯的小树枝上,却发现那上面长着一株兰,“由于缺土而营养不良,显得怯生生的、面黄肌瘦,连裸在外面的根须都跟树苔一样,是青色的。”

回来后我生了病。发烧,一整晚昏昏沉沉。就像水中火莲,无依无倚地漂浮荡漾着,却一瓣一瓣地从内里滚烫通透出来。先生玩笑说,“听说深山有鬼魅呢,要不要叫人喊喊魂?”我也跟着玩笑道,“见鬼也讲缘份的,一般人求还求不来呢!”

后来,我把那株兰种给了自己。阳台上的所有兰不都是我的么?为什么独独认了这一株?我自己也深感不解,所以写了《丑兰》——

“这个夏天,我的兰花失控了”、“ 阳台上,大大小小足足二十来盆,都你追我赶似的,纷纷抽茎、长苞、开花,常常是一觉醒来,发现这边开了几朵,那边开了几朵。下班回家,看到它又冒出几支茎来”、“我本是很懒的人,却由于这样的兰,连看菜园子的眼睛都闪着绿光”、“都说花解语,这是真的”、“这最丑的一株兰,我把它种给了自己。很小,很安静。它不开花。”

……其实所有前面的文字都是铺垫,我真正想写的只有这最后一句话。因为想得清楚的道理,是大脑讲来给大家听的,而自己都不明白的东西,却只能试着用心灵去铭记。

接下来,得说说今夏了。从春天开始,那些兰便不断冒着新芽。知道时节未到,却还是天天看天天看,期待能跳出一枝花芽来。却是我急,兰不急。帮着日日逡巡的是儿子。这个小小男子汉,他喜欢的是白玉兰,想是因为那树的挺拔和花的干脆清爽吧?他不忘卖弄刚学会的成语,也不忘自我解嘲,“看来你对兰花情有独钟啊,我只好爱‘妈’及‘兰’啦!”

春分了;谷雨了;立夏了;芒种了……再过两天,就是夏至。中午下班回来,先生唤我,“你的兰花开了。”我不信,凑前去看,竟是真的!竟就是从双芹带回的那一株!——

它被我种在最小的一个花盆里,放在阳台的最小角落里。它是那么不起眼,以至于我总是忘了它。却在其他兰还未抽茎的时候,最先盛开了,不得意、不招摇,却也不卑微、不胆怯。一枝细细的花茎斜斜地倔强地挤在叶子中间,茎上四枚花骨朵还忸怩着,另一枚却微微笑开了,很淡很淡的青,是一朵小小的龙泉青瓷。

这株兰,我要它丑丑的,小小的,安安静静的。

可是它却开了花。有些害羞,有些欢喜。

[憨鼠责编:阿九]

洛阳工作服订制

宜宾西服设计

陕西制作工作服

防酸碱工服定制